陆北

你喜欢的,不一定就是适合你的。

  笔者最近得知消息,自己被汉语言专业录取了。没有想象中的惊喜,心中复杂的心绪却始终难以平静。良久,写下了这些文字。当初拼了命的想要学到自己喜欢的专业,然而愿望实现后,却是复杂难言。

  首先介绍一下笔者,小县城高考生,高考失利,极不理想。当时抱着沮丧赌气地心情填了一所离家较远,知名度不高的学校。虽然这所学校的王牌专业是汉语言文学,但那是师范类,而对于我这样一名理科生来说,这个专业是不接收的。所以,我选了汉语言,全省只有9个名额,我以高于专业最低分数线5分的成绩被录取。

曾经认为高中时语文成绩偏好就适合学这一个专业,曾认为喜欢文学和写作就能学好这一专业。我在此刻,却迷茫了。我以后能做什么?我大学四年该怎么做?或许这类文科专业正如别人所说,还不如去学一门技术。我的一个同学,女同学,去学了轨道交通信号与控制。我很佩服她,全省只有一所学校开设这一专业,将来某城市与某城市之间要修高铁,就业很有前景。至少她知道自己将来能干什么。

  笔者当时是说服了全家人,才换得他们的同意。然而,在今天,我彻底懵了。从小有个作家梦,然而,当作家不一定要学汉语言。教师?投身教育?我们专业不是培养专业的师范生,将来会有优势吗?而且,我承认,我没有这方面的天赋。兴趣和爱好专业,只要你学得足够好,一定会有所成就。学无止境,在大学中学到的最重要的应该是,解决问题的思维与方法,以及一颗果敢又缜密的心。

  可能会有人说以上文字不符合标题,但是,我希望后来的学弟学妹们能够少走弯路。如果你不幸,走上了弯路,可以后悔,但一定不要频繁抱怨,勇敢地走下去,一定会迎来属于自己的成功。❤


何以(二)

  临州城。

  花满楼里,安喜狼吞虎咽地吃着东西。白迟意在一边轻笑地看着他。

  “安喜?”白迟意玩味着他的名字。“好好的男儿,怎唤作个女儿名?”

  安喜并不抬头。“来我府里如何?”安喜怔住了。轻轻打量着眼前的人,轻笑,落下了一声“好”字。

  “走吧,回府。”红衣拂袖,踏出楼去,安喜紧跟在身后。“来!”未等安喜反应过来,白迟意已经抱他上马。旋即,驾马而去。


何以(一)

  寒风烈烈。

  深秋,傍晚,太阳挣扎着不让自己散尽最后一丝光亮,徒留了空寂的黑夜。安喜快步走着,不时的扯一下早已破烂的衣服,护住今天晚上唯一的饭食——一块早已硬邦邦的饼子。他只希望能快点儿回到住处,哪怕那里和荒野并无两样,除了头顶上的屋顶。

  “吁!”马的嘶鸣声伴着人的口令声兀地传来,竟激起一阵尘埃。待尘埃散去,安喜手中的饼子早已不知所踪。安喜瞪了那人一眼,转身去捡掉落的饼子。

“停下!”一声号令。“脏了怎么吃?”安喜不理他。“我赔你一顿。”安喜停下了手中的动作,转向了那人。眉目疏朗,一双丹凤细长眼,嘴角轻笑微上扬。却是一袭红衣,腰间别箫。有饭吃自然是好的。